首页 言情 都市 小说库 排行榜
晚风文学网首页 > 古风 > 废后重生
废后重生

废后重生

作者 五囍 字数 1万 分类 古风 状态 连载中 时间 2021-03-05

简介 苏宁徵赵仲扬是主角的小说叫做《废后重生》,这是一本最新完结的小说,小说剧情看点十足,喜欢这类小说的小伙伴快来了解一下吧。【展开】

开始阅读 投诉

废后重生精彩节选

她定然要让这对蛇蝎母女付出惨痛代价!

思及此处,她便语气微冷的说道,“母亲既然这么关心我,不如同我说说为何要如此陷害我啊!”

她勾着嘴角,冷笑着一把使劲的捏住了蒙贞静的手,而后恶狠狠的在蒙贞静的耳边阴冷的说道,“母亲不如告诉我,你给我的那瓶药都用了什么药材,也好让我也涂给妹妹!”

蒙贞静被捏的吃痛,她拧住眉头,神色有些惊恐,可还是强忍着疼痛,假笑着说道,“徴儿,你……你在胡说一些什么啊,你是不是听哪个贱人胡说了什么啊!你想想从前,母亲一直都是最关心你的啊。”

“母亲怎么会陷害你啊,徴儿。”

“母亲既不会陷害我,怎么我如今涂了母亲送我的药,如今我的脸却伤口溃烂了!这就是母亲口口声声说的不会陷害我吗?”苏宁徴冷笑着,继续捏紧蒙贞静的手腕。

她冷眼望着蒙贞静,她如今倒是要看看这毒妇还要如何狡辩。

而蒙贞静听到苏宁徴说到自己脸部溃烂的时候,顿时眼中闪过欢喜,她给苏宁徴的这药一旦使伤口溃烂可是再也没有救回来的可能了。

也就是说,此刻的苏宁徴可是彻底的毁容了!

一想到这里,蒙贞静眼里的欢喜再也藏也藏不住。一个未出阁的女子,毁了容貌,这怕是一辈子都要嫁不出去,就算能嫁出去,也必然得不到夫家的喜爱,也不过是个弃妇而已!

而一个弃妇,哪里比得上她家的柔儿。

她的柔儿才应该是这侯府里真正的大小姐,而此刻的苏宁徴对她们母女已经没有任何威胁力了。

所以蒙贞静也懒得再演戏,她神色得意的盯着苏宁徴,此刻的脸上哪里还有半分关爱,有的只是满脸的恶毒以及凉透骨髓的怨恨。

“对啊,我就是故意的。”蒙贞静得意的笑着,用着唇语在一旁对着她缓缓说道。

看着蒙贞静笑了,苏宁徴咧嘴也笑了。

她猛地一把扯开了面纱,而后突然凑近蒙贞静,在蒙贞静的耳边轻声说道,“继母啊,你可终于露出你的狐狸尾巴了。”

蒙贞静得意的笑容瞬间凝固在了脸上,她还没搞明白苏宁徴这小贱人到底在搞哪一出呢?

就听见“啊”一声尖叫,而后苏宁徴突然往后倒了下去,痛苦的躺下地上呻吟着,口里还一直哽咽的哭泣道,“继母啊,为什么要这么对徴儿,是徴儿哪里做的不好吗?为什么要对徴儿下这么狠的手啊。”

说完便捂着脸上溃烂的伤口哭的更加难过了。

蒙贞静拧着眉头,一时半会搞不懂这小贱人为什么突然发疯,正准备上去吩咐身后的丫鬟将这小贱人扔回她院中去的时候。

只听一声高呼,“镇北候威远将军到”!

随后便听见一阵威严的脚步声走了进来,而威远将军一进来便见着自家的外孙女正躺在地上,满脸痛苦的哭泣。

再一听清自家外孙女说的话,以及外孙女脸上的伤口,威远将军顿时气的便命令着身后的将士将蒙贞静擒住。

“贱妇。”威远将军脸色发沉的向着蒙贞静怒骂道。

听着这声怒骂,蒙贞静这才意识到,她这是被苏宁徴这小贱人给耍了!

她张着唇,想说着什么为自己辩解的时候。

苏宁徴却突然放声大哭了起来,一边哭一边还缩进了威远将军的怀中。

而被外祖父抱着苏宁徴,此刻也是真情实意的放声大哭了起来。

她不知有多少年没有能再见过还身体如此硬朗的外祖父了,靠在外祖父胸前冰凉的铠甲上,苏宁徴感动的泪流满面。

她无比怀念的靠在了外祖父的铠甲上,她想起前世自从她嫁给了赵仲杨,扶持了赵仲杨上了皇位以后,外祖父的身体便是一日不如一日,直至她被打入冷宫的那天,她听宫里的宫人说,外祖父已经病的起不了床榻了。

而她死的那天,也是苏宁柔亲口说的外祖父一家已经被满门抄斩了。

一想到那天,那日心如刀绞的感觉,她便哭的更加的伤心。

而威远将军心疼的抱住了他最是疼爱的外孙女,瞧着外孙女哭的如此伤心,还以为外孙女这是因着额头上那到溃烂的伤口,他便连忙安慰道,“徴儿不哭了,再哭嗓子该疼了,徴儿放心啊,外祖父啊一定给你找最好的御医,定然能治好你的脸。”

一听着治脸苏宁徴便顿时清醒了一些,她此刻还有事情还未做完,现在还不是难过的时候,这一世她可不愿再重蹈覆辙!

所以她稳了稳心神,重新用着哽咽的声音,委委屈屈的朝着蒙贞静说道,“外祖父我想继母也不是故意的,一定是徴儿做错了什么,继母才会这么对徴儿,都是徴儿的错,以后妹妹喜欢的首饰徴儿都会送给妹妹的,还请继续原谅徴儿。”

说完,她便难过的拿起了手帕,呜咽了起来。

本欲说什么的蒙贞静,被苏宁徴突如其来的倒打一耙给惊愣住了,心中不知怎的,有了几分慌乱,这小贱人何时变得如此聪慧起来。

从前可是她说什么,这小贱人便是信什么,怎么如今变得如此狡猾,定然是有什么人在背后挑唆的!

定然如此!

她笃定的开口解释道,“误会啊,侯爷这都是误会啊!这其中定然有什么误会啊。”

“误会?徴儿伤口都这般了,还有什么误会,还不都怪你这毒妇,如此的心狠手辣!”威远将军沉着声音,怒骂了蒙贞静一番。

而蒙贞静被这一番话,咋的顿时慌了脸色,她本就怕这镇北候,如今被这么一骂,她顿时吓的直哆嗦。

而蒙贞静身后的苏宁柔看着如此狼狈的母亲,她眼神暗了暗,果然还是得靠她自己。

“母亲送姐姐的药,是母亲向坊间一位医术高明的大夫求的,当时姐姐伤很重,母亲一直十分担心姐姐,这才去坊间大夫那里求了药,可没想到这药居然毁了姐姐的脸,母亲当初可都是一心一意为了姐姐好啊!

评论

0/500 评论
提交成功,请等待审核。
举报本书
举报类型:
举报内容:
联  系 人:
联系方式:

确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