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言情 都市 小说库 排行榜
晚风文学网首页 > 言情 > 酒醒之后只剩痛
酒醒之后只剩痛

酒醒之后只剩痛

作者 丢了一只龙 字数 5万 分类 言情 状态 已完结 时间 2021-01-13

简介 《酒醒之后只剩痛》的免费阅读章节尽在本站,小说讲述了秦氿顾泽之璃央的故事,本站将这本非常受欢迎的小说推荐给大家,希望您能喜欢。【展开】

开始阅读 投诉

目录

第1章

酒醒之后只剩痛精彩节选

正阳十四年春。

日色渐暮,秦氿站在廊间,目光灼灼的瞧着丞相府的大门口。

“夫人,相爷已有好几日未回了,您还是回去歇着吧!”一旁的丫鬟瞧着秦氿犹如望夫石的模样,劝诫道。

秦氿摇了摇头,眼中闪过抹黯涩。

顾泽之是她的夫君,也是这正阳国的丞相,两人成婚三载,原是恩爱有加,可近半年来不知怎的,顾泽之却是对她离了心。

不说终日不得话,如今便是连这相府都不愿回了。

“环儿,去打听打听,泽之他去了何处?”

“午时便已差人去寻过了,相爷他下了早朝便去了霖芳阁。”环儿回答着。

秦氿闻言垂在袖中的手收紧,心头满是酸涩。

又是霖芳阁!

一个欢乐场所,便累得顾泽之这般忘返,连相府都不愿回了么?!

秦氿深吸一口气,却是惹得胸间一阵憋闷,重重的咳了出来——!

“夫人,您……”环儿见状忙担忧开口。

秦氿摆了摆手,打断了她的话,哑声吩咐道:“不碍事,备下马车,去霖芳阁。”

夫人闻言一惊,忙劝阻道:“夫人,那霖芳阁乃是肮脏之地,您岂能屈尊踏足?!”

秦氿自嘲一笑,风月场所又如何?

能将顾泽之拴在那儿,眷眷不知归,她身为他的妻,又有什么不能前去瞧瞧的?

更何况,以她身子的情况,也不知还能再见到顾泽之几面……

“咳咳——!”忧思缠心,秦氿又咳了几声,垂眸扫过遮唇帕子上的点点血迹,下意识的将其掩起,塞回袖中。

“去准备吧!”

环儿见劝阻不得,只好听命办事。

半个时辰后,秦氿站在霖芳阁门前,看着其中饮酒作乐的公子们,眼中闪过抹恍然。

红袖添香在侧,美人烹茶奏鸣,怪不得顾泽之不愿回府。

深吸一口气,秦氿迈开步子朝着里面走去。

“吱呀——!”推开顾泽之所在房间的门,秦氿走进其中。

看着坐在榻间,怀中揽着容貌艳丽女子的顾泽之,她眸间闪过抹痛意。

“泽之,回府吧。”

顾泽之懒懒挑起眉,徐徐饮下怀中美人奉到唇边的酒,方才开口道:“夫人寻错了地儿,若是想寻欢,旁处玲珑馆才是你该去的地方。”

玲珑馆,同霖芳阁齐名,只不过那里养的多是样貌清丽的男子!

而如今,顾泽之竟然让她去那处?

寻欢?他以为她来这霖芳阁是为了什么?

若不是他在此,怕是有生之年,她都不会踏足这般地界!

可他竟说……

手指搅在一处,秦氿咬了咬唇,逼着自己将怒意与委屈都压下,上前作势要扶起顾泽之:“你醉了,我带你回府。”

“啊!”

“咚!”

尖叫与磕碰声一同响起,秦氿愣愣的坐在地上,连手肘处炽烈的痛意都感知不到,只是不敢置信的望着顾泽之。

他竟然推她?!

“泽之,你……”

可顾泽之却是半眼都未瞧她,晃悠起身将怀中的艳丽女子大横抱起,大步朝外走去。

越过地上的秦氿时,才冷厉的扔下一句话。

“秦氿,你真令人生厌!”

呆坐在地,秦氿望着摇晃的房门,只觉得自己的心也跟着摇摆不定。

令人生厌!

她不惜踏足这种地方,就是想让顾泽之同她回府,怎么就令人生厌?!

眼泪顺着眼角滑落,承载着秦氿的心酸。

耳边似乎还萦绕着顾泽之同那女子的温声暖语,同对待她简直是天差地别!

眼泪滑落唇边,涩的秦氿只能大口的呼吸着,以求来缓解胸口处的憋闷。

可那种像是心脏被人用力蹂躏的窒息感,让她终是没忍住,一口鲜血喷淋出来,陷入了一片黑暗……

秦氿再度醒来时,天色已经黑透。

一旁的环儿瞧着她醒来,忙上前道:“夫人,您终于醒了!”

瞧着她眼中的欢喜,秦氿弯了弯唇角,目光扫略除了她们二人便空寂无比的卧房,眼中闪过抹失望。

“泽之他,人在何处?”

“……相爷他……”环儿眼中闪过抹闪躲,避开话题道,“您先将药喝了吧,府医说了……”

“他是在霖芳阁?!”秦氿打断了她的话,一双眼中充斥着清明。

环儿见状,只得道:“相爷将那女子带回了府,安排在了琼花院后,便一直陪着!”

带回了府……

心中涩然,秦氿没在说什么,只是接过环儿手中的药碗,仰头喝了进去。

以往最是怕苦的她,却是不觉其味。

汤药再苦又如何,终是抵不过她此时的心苦!

“去将相爷叫来,就说我有要事同他商议。”秦氿靠着床柱,对环儿吩咐道。

“夫人,府医说您的病要好好休息,不能累心,您……”

“快去!”秦氿打断了环儿的话,阖目沉声道。

环儿看着脸色苍白的她,咬了咬唇,应声退了下去。

关门声响起,秦氿颤颤的睁开眼,目光透过未关严的窗缝,落在浓黑的夜色中,复杂苦闷。

泽之,你会来么?

良久,久到秦氿以为自己等过了天长地久,那扇被环儿关闭的门扇,还是没有打开。

秦氿纤细的指尖掐着蚕丝绒被,深吸了一口气,起了身。

踏着夜色,迎着夜风,带着漫身冰凉气息的她屏退了琼花院门口欲禀报的小厮,一个人走了进去。

烛火荧荧,秦氿站在窗外,瞧着其上透映出来的两道几乎融为一体的身影,心中涌上抹悲痛。

一步一步走上前,她推开了半掩的门扇。

响动惊扰了屋内的顾泽之,他微皱着眉看着神情有些狼狈的秦氿,沉声道:“谁准你过来的?!”

闻言,秦氿心头抚上苦涩,何时开始,她竟连在相府内的走动,都要人应允了!

不过这不是她此刻来此的目的,秦氿深吸了一口气。

看着顾泽之身侧的人,明知故问道:“泽之,你带她回来是何意?!”

顾泽之闻言将指间递与女子的茶盏放下,揽了揽衣袖道:“本相欲迎娶璃央为平妻,阿氿一向贤淑,定是会欣然同意。”

“……若我不允呢?”秦氿望着顾泽之,哑声问道。

此话一出,顾泽之脸色骤然沉了下来,寒声道:“那你就滚出相府——!”

如雷轰顶!

秦氿不敢相信的看着顾泽之,怎么也不信这话是出自他之口!

为了一个出身风尘的女子,他是要休了她?!

久久无言,秦氿直楞的望着顾泽之,怎么也想不明白,他们二人何至于此——!

顾泽之瞧着她的模样,缓了缓神情道:“这件事已然定下,莫要再胡闹。璃央从前受了不少苦楚,日后在府内,你多照顾她一些,莫要善妒。”

秦氿听着他口中的叮嘱,只觉得可笑又悲凉。

冻僵的手缓缓握成拳,麻木无觉。

秦氿怔然的站在原地,没答应,也没否决。

“府内之事一向由你管束,本相同璃央的婚事,你也一并操办了,切勿让人瞧低了璃央!”顾泽之再次开口道。

他的话像是把利刃插进秦氿的心口,她不敢置信的看着顾泽之。

让她为她的夫君同别的女子操持婚事?!

这样的话,顾泽之究竟是如何说出口的?!

“你知道,你在说什么么?!”

顾泽之蹙了蹙眉:“你不愿?”

“我不愿!”秦氿沉声回到。

屋内的气氛霎时冷凝,顾泽之的脸色沉了下来。

四目相对,两人皆不肯退让。

顾泽之怀中的璃央瞧着二人的模样,眼底划过抹异样。

“相爷,璃央本就是风尘中人,自知配不上您,既是夫人不允,璃央回霖芳阁便是,只是,璃央望相爷能时不时地去瞧瞧人家,这般,璃央便也是心满意足的。”她柔声说着,可嗓音中不免带着些许的颤哑之意。

顾泽之闻听心头骤然一软,他抬手抚上璃央的发,柔声道:“璃央莫要胡说,本相既将你带了回来,自然会给你一个身份。”

“多谢相爷,相爷放心,日后璃央定同姐姐一起好生侍候您!”璃央说着,走上前挽住秦氿的手臂,柔声道,“姐姐,璃央出身低贱,若是日后有什么做的不好的地方,还请姐姐不要生气才是。”

秦氿看着璃央,本不想多说什么,却是被她眼中的嘲弄看的心头一凉,下意识的甩开她的手,冷声斥道:“谁是你姐姐?!”

可不料,她这手刚抬起,便见璃央身子一软,重重的摔在了地上。

评论

0/500 评论
提交成功,请等待审核。
举报本书
举报类型:
举报内容:
联  系 人:
联系方式:

确认举报